2018年10月24日 星期三

長腳會之(3)

劼兒在房間裡抄寫者《滿江紅》。

劼兒:靖⋯⋯康⋯⋯恥⋯⋯猶⋯⋯未⋯⋯雪⋯⋯
劼兒:唉~
劼兒:如果和議後沒有發生政變,還會有這《滿江紅》嗎?
長腳會之:你說呢?
劼兒:(嚇了一跳)啊!啊!啊!
劼兒:你怎麼又突然出現?!
劼兒:這是我的閨房耶!
劼兒:你一個大男人怎麼可以隨便走進⋯⋯呃⋯⋯出現在我的房間?!
長腳會之:我很老了,小姑娘。
長腳會之:這是什麼年代了?
長腳會之:你怎麼這麼封閉?
長腳會之:再說,我對你不感興趣,是你對我感興趣。
劼兒:(冒汗)呃⋯⋯
劼兒:“莫須有”是什麼意思?
長腳會之:嗯?
劼兒:你說的“莫須有”!
長腳會之:就字面上的意思啊。
劼兒:你們古人實在太懶了!
劼兒:這僅僅三個字,白話可譯成機種可能性耶!
長腳會之:(玩味的笑著)噢?
劼兒:比如說⋯⋯
劼兒:不需要有的意思。
長腳會之:嗯。
劼兒:可能有的意思。
長腳會之:嗯。
劼兒:難道沒有的意思。
長腳會之:嗯。
劼兒:應該有的意思。
劼兒:雖然現在沒有,但是其實有的意思。
長腳會之:停!
劼兒:到底莫須有,究竟有沒有標點符號?
劼兒:有的話,是放在哪裏?
劼兒:莫,須有?
劼兒:莫須,有?
長腳會之:停!停!停!
長腳會之:你走火入魔了。
劼兒:啊?
劼兒:呃⋯⋯好吧。
劼兒:你不認同靖康之恥嗎?
長腳會之:你這腦袋⋯⋯
劼兒:(眼巴巴的看著)說嘛~
長腳會之:認同啊。
長腳會之:(深吸氣)我沒有寫篇像《怒髮衝冠》那樣的作品,不代表我不認同啊。
長腳會之:我覺得,先迎回徽、欽二帝是首要任務吧?
長腳會之:凡事都有個優先前後吧?
劼兒:也對⋯⋯
長腳會之:國恥可以先放一旁,兒女私情耶可以先放一旁⋯⋯
長腳會之:可是民生問題⋯⋯應該也要考慮吧?
劼兒:(點頭)哦⋯⋯
長腳會之:如果繼續主戰,輸了⋯⋯情況不就更糟嗎?
劼兒:嗯⋯⋯
長腳會之:到時候受苦受難的,還不是老百姓?
劼兒:嗯⋯⋯
長腳會之:人非聖賢,孰能無過?
長腳會之:只不過,就要看這個“過”是否能被接受了。
劼兒:⋯⋯
長腳會之:其實,你也不過因執著於那宋體不叫做秦體而鑽牛角尖而已。
劼兒:⋯⋯
長腳會之:我說過,我介意,也不過是我個人自尊作祟而已。
劼兒:(想說點什麼的樣子)你⋯⋯
長腳會之:想想,那宋體產生的意義是什麼?
劼兒:嗯?
長腳會之:是為了工整,為了統一公文的字體啊!
長腳會之:既然是創於宋朝,喂宋朝公文字體,叫做宋體,實不為過。
長腳會之:不過,大家都說是因為把我定位為奸臣而不叫做秦體,這我可不苟同。
劼兒:嗯嗯!我贊同!
劼兒:功不可沒嘛!
長腳會之:呵!好一個功不可沒啊!
長腳會之:也罷。
長腳會之:作為一個反面教材,也是一種功德。
長腳會之:你說,是不是啊,鵬舉賢弟?
房間裡突然多了一個男人。
鵬舉:呵!走,喝茶去。
劼兒:啊?!
長腳會之:走了,不再來了。
長腳會之:好好照顧自己啊,小姑娘。

劼兒楞了。她看著兩位男人攜手走向房門,然後消失。
劼兒:這,是夢嗎?
劼兒:他們⋯⋯
劼兒:他們⋯⋯
劼兒不禁想起最近在網上看到的一則文章。
劼兒:難道他們真的是鄰居?
劼兒:(睜大眼睛,深呼吸)
劼兒: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楷體。
劼兒:有關宋體的報告作業,我應該可以寫出結論了。
劼兒:還真捨不得就這樣結束了⋯⋯

1 則留言:

  1. All these fascinated with the undead may have nice time|a good time} at Casombie. However, would not mean|this would not suggest|this doesn't imply} that the game options are restricted 카지노사이트 to zombie titles. The on line casino also accepts numerous fee strategies, from conventional credit and debit playing cards to cryptocurrencies. I’d like to emphasize our objectivity while creating this evaluation of the top five Bitcoin gambling sites.

    回覆刪除